甘肃旅游网欢迎您!

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官网

焉支山——走进国博故里

2019-11-23 15:28 By: 甘肃旅游网

焉支山是祁连山的一条支脉,位于山丹县、永昌县交界,又称胭脂山、燕支山、山丹山、大黄山。自古以来,焉支山水草丰茂,古老的游牧民族,氐、羌、月氏、匈奴等曾先后在这里繁衍生息,历史上焉支山的最早记载就与匈奴有关。此外,焉支山还见证了隋炀帝出巡,受到了唐玄宗的诏封,得到了李白、王维等众多诗人们的尽情讴歌。时至今日,焉支山被称为“匈奴故地”“国博故里”,千百年以来,它以厚重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永远屹立在甘肃大地。

焉支山自然风光

流传千年的《匈奴歌》

“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

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”

读到这首《匈奴歌》,人们便会想起2000多年前汉匈战争的烽烟和匈奴人民的凄怆哀叹。《匈奴歌》是史料记录下来的汉代匈奴族唯一的一首民歌,在我国古代少数民族丰富的文学宝库中,闪耀着奇异的光芒。由于具有唯一性,因此,无形之中便抬高了其历史和文学的地位和身价。

关于《匈奴歌》的歌词,在各种史料记载中并不完全相同。最早的歌词来自于唐代魏王李泰主编的大型地理著作《括地志》卷四,里面引用了北凉时期编写的《西河故事》中的歌词:

“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”

也就是说,《匈奴歌》的歌词最早是由北凉匈奴人搜集整理的。北凉(397年-439年)是十六国之一,由匈奴支系卢水胡族的首领沮渠蒙逊所建立,建都武威。但《西河故事》里只有歌词,没有歌名。最早的歌名来自于北宋郭茂倩编写的《乐府诗集》卷八十四《匈奴歌》,但歌词却与《西河故事》并不一样。歌词是:

“失我焉支山,令我妇女无颜色。失我祁连山,令我六畜不蕃息。”

还有一种版本,即唐代史学家司马贞撰写的《史记索隐》,里面引用了《西河旧事》的记载,歌词和上述两种版本又有所区别。歌词是:

“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燕支山,使我嫁妇无颜色。”

不管是哪种版本,其中表达的意思大致一样,这是匈奴人唱出的一曲凄惨哀怨的悲歌。祁连山、焉支山是匈奴人在河西走廊长期游牧的主要根据地,是匈奴赖以生存的家园,对匈奴人有非常重要的意义。那么,他们是怎样失去祁连山、焉支山的呢?

霍去病与焉支山

秦汉之际,匈奴击败月氏部落,驱赶了乌孙部落,占领了整个河西。从此,富饶的河西走廊成为匈奴人广阔的牧场。西汉初期,焉支山一带是匈奴浑邪王(昆邪王)的重要领地,《汉书地理志》记载,“张掖郡,故匈奴昆邪王地。”

但到了汉武帝时期,汉匈大战上演,双方的战略态势发生了变化。《史记》记载,公元前121年春,汉武帝为了“断匈奴右臂”,派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河西走廊,与匈奴展开较量。大汉军队“过焉支山千有余里……杀折兰王,斩卢胡王……执浑邪王子及相国、都尉,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,收休屠祭天金人”。同年夏,霍去病再度出击,过居延泽,攻祁连山,“捷首虏三万二百,获五王,王母、单于阏氏、王子五十九人,相国、将军、当户、都尉六十三人”。

就这样,在大汉骑兵的连续攻击下,匈奴先后失去了焉支山、祁连山。因为不断损兵失地,匈奴单于欲杀浑邪王,浑邪王和休屠王等只好投降西汉。从此,河西走廊纳入西汉版图。

唐代武周时梁载言所撰的《十道志》(全称为《十道四蕃志》),是唐代全国地理总志,为后世研究唐代地貌和疆域等提供了宝贵的重要史料,里面所载名胜古迹和各民族风俗习惯也十分丰富。《十道志》说出了匈奴人作《匈奴歌》的原因:“焉支、祁连二山,皆美水草。匈奴失之,乃作此歌。”而失去焉支山、祁连山的,正是匈奴的浑邪王和休屠王。匈奴人民在流离失所之际,通过《匈奴歌》,表达了对浑邪王和休屠王的怨恨之情。

对于匈奴来说,焉支山是哀怨失败的歌声,但对于西汉王朝和霍去病而言,焉支山却是胜利的象征。就是这一曲悲歌,和霍去病西征的胜利,使焉支山名垂青史,为世人所知。

焉支山南面的霍城,原名黑城,霍去病曾在黑城一带扎过营寨,人们为了纪念霍去病,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改名霍城。

匈奴阏氏与焉支山

一般认为,“焉支”与“胭脂”以及匈奴“阏氏”可能有关联。

祁连山之名源自古代匈奴,在古匈奴语中,“祁连”意即“天”,祁连山因此也叫“天山”。据此也有一种说法,既然祁连山为“天”山,那么焉支山就是“天后”山。产生这种说法的原因是“焉支”也源出匈奴语,其别称“胭脂山”“燕支山”等都是匈奴语的不同音译。“焉支”有多种语意,这里意为”天后”。

胭脂是古代妇女主要的化妆品,又称作燕脂或焉支。关于胭脂的起源,有不同的说法,一是认为胭脂源自商纣时期的燕地;二是认为源于焉支山;三是认为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了胭脂。

“阏氏”音“焉支”,出自《史记》。《史记·匈奴列传》记载:“单于有太子名冒顿。后有所爱阏氏,生少子,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”。《史记·陈丞相世家》也有“高帝明陈平奇计,使单于阏氏,围以得开”的记载。但实质上,匈奴的“阏氏”不仅指单于之妻,还指诸王的妻妾。

最早解释“阏氏”音义的是东汉班固,他出使西域回来后,说过一句话:“匈奴名妻曰阏氏,言可爱如燕支。”唐代司马贞在《史记索隐·匈奴列传下》,对“阏氏”的注解是:“匈奴皇后号也。习凿齿与燕王书曰:山下有红蓝,足下先知不?北方人探取其花染绯黄,挼取其上英鲜者作烟肢,妇人将用为颜色。吾少时再三过见烟肢,今日始视红蓝,后当为足下致其种。匈奴名妻作‘阏支’,言其可爱如烟肢也。阏音烟。想足下先亦不作此读汉书也。”

习凿齿是东晋著名史学家,他在写给燕王的这封信中解释得非常清楚:“阏氏”的读音跟“燕支”“燕脂”“烟支”“焉支”同音。习凿齿所说的“山下”是指焉支山。此山盛产红蓝,妇女挤出红蓝的花汁制成化妆品。匈奴人把皇后称作“阏氏”就是用这种美丽的颜料来比喻,这就是“阏氏”的得名。此说影响十分深远。

这样的记载还有很多,比如唐朝张泌在《妆楼记》中也说过,“燕支,染粉为妇人色,故匈奴名妻‘阏氏’,名可爱如燕支也。”《五代诗话·稗史汇编》也记载说:“北方有焉支山,上多红蓝草,北人取其花朵染绯,取其英鲜者作胭脂。”

上面罗列了许多历史记载,无非说明了一个意思,就是匈奴人的妻子之所以叫做“阏氏”,是因为焉支山上产胭脂,能让妇女变得更美。匈奴用“阏氏”来称呼妇女,既有赞美之意,亦有尊重之情。古代也常以“北地胭脂”代指北方的美